<<返回上一页

这一夜(小说)

发布时间:2017-10-17 13:41:29来源:未知点击:

繁�w中文 她躺在那里像躺在一片冰冷的海水中 刚刚那海水还是沸腾的,她的身子还在持续本能地热着,心却格格不入的冷 她的心仿佛是一个吸冷的磁场,将室内的冷气一股脑都吸到她的身体皮肤上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身体蜷缩成更小的一团 她一直这样体寒即使此刻严峻就在她身边,即使她几乎都能看到严峻身上升腾着看不见的热气,也丝毫不能给她暖和的感觉,却是她内心的冷,因了严峻此刻的酣睡而更加寒冷起来 无数念头骑着快马赶来,在她头脑里胡乱地穿梭着嘶鸣着,踏出一阵又一阵尘土的迷雾 她的心那么冷,却无法冷静地思考她不知道如何从这种复杂的境地中理出一根从容不迫的思绪,好让这一切奔突的繁复沉寂下去 她用力地翻一个身,像把自己狠狠摔了一下 她这是什么了!她疯了吗!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她竟然允许严峻睡到了自己的身边 她千百次想过的破镜重圆不是这样的 她现在算什么呢小三自己的前夫的小三 她恨小三这个字眼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从来都认为这种事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她从来都鄙视和有妇之夫交往的女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多缺德啊,那是人人可以指着脊梁骨骂的,骂到脊梁骨软下去,软成一滩人见人啐的烂泥 可是她现在竟然躺在严峻的身边,赤裸相向 严峻她又慢慢转过身来,借着透进来的月光茫然地盯着熟睡中的严峻棱角分明的脸 这个她曾经爱死了的男人这个她曾经恨死了的男人这个同样爱过她恨过她的男人这个无情打碎他们十几年婚姻,狠心甩掉她和小艺,只为自己声称的自由快活的男人这个对她曾经指天发誓绝不会再回头绝不会再要她的男人 他们曾经把彼此爱到骨髓,又把彼此伤到体无完肤,把一份婚姻打烂到粉粉碎 他竟然又回头来找她跟她哭诉现在妻子的种种不是跟她说他后悔了,后悔离婚,后悔再婚,后悔选了一个更差劲的老婆,后悔自己放弃了她,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你怎么不再找一个你怎么不像你说的再找一个比我年轻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会体贴人的男人你怎么就这么一个人苦哈哈地过日子,过这几年…… 前面听得她暗暗咬牙,直在内心里拍手称快,直暗骂他倒霉,谁叫你曾经那么对我,你也有今天这是报应 渐渐听下来,听到严峻说她怎么可以一个人这样孤苦伶仃地熬日子,把自己都熬老了你看你,都有白头发了……严峻的手轻轻地拨弄着她耳鬓的发她突然就软了突然有什么铜墙铁壁塌了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朦胧 她的心竟然突突突地跳将起来她的脸竟然很不合时宜地红了,从耳根直红上去,一路火焰似的走,像一条通红的蛇爬到面颊上,然后卧进脑海里,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热着,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地热着 严峻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贴着她的脸:我后悔了……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那种熟悉到牙齿里的气息和呢喃像无数条千腿虫挠着她她越发觉得朦胧了 一定是酒在发挥作用她只有细小的后悔在越来越迷糊的心上醒着:她不该让严峻进她的家不该听小艺的劝留严峻吃晚饭不该还给严峻喝酒更不该自己也跟着喝…… 来不及了她听到自己脑海里最后这句微弱的忏悔 然后严峻的嘴唇吻上了她的她脑海里卧着的那条通红的蛇自己就着了火通红的火焰被严峻的嘴唇引着,一路着遍了她的全身…… 她的脸忍不住又红起来她都不好意思回想刚才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被点着了那么容易对着严峻这个家伙就着了剧烈地着了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过了 你真厉害比以前厉害之后严峻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心满意足地赞叹她 “以前”这两个字一下子吹灭了火焰 她在严峻身下羞得恨不能躲起来可她没有地方躲起来严峻软绵绵倒向一边,她不再承受覆盖的身体蓦然浮出水面,她无力躲藏的人世的水面 身体的热力因为没有遮挡与融合而飞快散去她的羞耻越发浓重起来她这是怎么了她竟然做出这种事 是报复吗她想起严峻现在妻子的脸孔她们没有见过面,只是有一次严峻送小艺回来,那个女人站在外面等她透过窗户看见她一个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女人也比她会撒娇会讨巧,这是小艺说的 小艺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已经完全懂得父母之间的事,甚至对男人女人也有了自己的看法现在的小孩都早熟,父母拦不住的早熟,社会上网络上那么多杂乱的信息催生着他们 她该怎么跟小艺解释 小艺无疑是希望他们复合的我不喜欢那个阿姨小艺这样跟她说过无数次可是她又能怎么办离婚了就是离婚了 何况离婚时他们已经把路走得那么绝他们不可能再回头即使她想过复合,偷偷地想过,在相过很多次亲之后很多次失望之后更是想过 她竟然不可能找到比严峻更年轻更帅更有钱更体贴的男人了现在,离婚几年之后,她已经进入四十岁的年龄之后,她更是绝望地看清了这一点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自己五六十岁了一脸猥琐还想凭着手里的两个臭钱找二三十岁的女人,甚至巴不得能找个处女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她几乎要恨所有男人了 连带着她也恨现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们怎么就不知道自爱,怎么就不知道远离已婚男人,怎么就可以为了几个臭钱就卖掉自己的一生,怎么就可以忍受那些又老又丑的男人霸占她们年轻美好的身体 她想不通怎么样都想不通想不通的日子也还是飞快地溜走了 直到此刻 她想不通自己了 她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四十岁的人了竟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受不起严峻的蛊惑 她竟然被自己已婚的前夫睡了! 这简直比她当初离婚都觉得耻辱是耻辱她被严峻甩了每个人都知道这耻辱如此嚣张甚至盖过了她所承受的身心的痛苦 她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却没有找到更是加剧了她的耻辱她就这么不值钱了吗甩卖都没有人要了 没有人要就没有人要吧她低着头咬了牙 甚至在小艺面前都有耻辱的感觉她太失败了,不是吗网络上那些婚姻专家都是这么评论她这样的女人的现在的小孩什么都知道 可是严峻竟然主动来找她了那个离婚前折磨她离婚后不可一世的严峻竟然低三下四地来找她了说他还是想着她他竟然要了她了 而她竟然轻易就被他朦胧住了,燃烧了火声噼里啪啦的像一种胜利的掌声,又像一种蔑视的嘲笑 她是自己过去憎恨的不洁的女人了 想到这里她把手从自己的胸前拿开好像她怕自己的手碰到什么脏东西被污染了 怪谁呢她想着那快活的一幕 她是有欲求的有满满的一触即发的欲求严峻懂得怎么引爆她严峻懂得怎么让她更快活她也的确真的快活 可是严峻,他是别的女人的老公了 她该怎么办 严峻以后还来要求她呢 严峻的妻子发现了怎么办呢 跟小艺怎么解释她的行为呢 即使她谁都可以不管不顾,可是她不能不顾及小艺她一直要求女儿要洁身自好现在这样的乱世女孩儿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她忽然想起已经去世的母亲,便更加羞愧若是母亲在世,用眼角也可以挖死她了 别的人呢别的人又会怎么看她 即使始终都是秘密,她又该怎么原谅自己她不知道 那些野马还在她脑海里乱糟糟奔驰天光却慢慢放亮了 她不停翻转着身体,不停思想着,越想越冷 她觉得淹没她的那片海水要结冰了而严峻在遥远而温暖的陆地上,天使一般甜美地沉睡    她躺在那里像躺在一片冰冷的海水中 刚刚那海水还是沸腾的,她的身子还在持续本能地热着,心却格格不入的冷 她的心仿佛是一个吸冷的磁场,将室内的冷气一股脑都吸到她的身体皮肤上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身体蜷缩成更小的一团 她一直这样体寒即使此刻严峻就在她身边,即使她几乎都能看到严峻身上升腾着看不见的热气,也丝毫不能给她暖和的感觉,却是她内心的冷,因了严峻此刻的酣睡而更加寒冷起来 无数念头骑着快马赶来,在她头脑里胡乱地穿梭着嘶鸣着,踏出一阵又一阵尘土的迷雾 她的心那么冷,却无法冷静地思考她不知道如何从这种复杂的境地中理出一根从容不迫的思绪,好让这一切奔突的繁复沉寂下去 她用力地翻一个身,像把自己狠狠摔了一下 她这是什么了!她疯了吗!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她竟然允许严峻睡到了自己的身边 她千百次想过的破镜重圆不是这样的 她现在算什么呢小三自己的前夫的小三 她恨小三这个字眼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从来都认为这种事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她从来都鄙视和有妇之夫交往的女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多缺德啊,那是人人可以指着脊梁骨骂的,骂到脊梁骨软下去,软成一滩人见人啐的烂泥 可是她现在竟然躺在严峻的身边,赤裸相向 严峻她又慢慢转过身来,借着透进来的月光茫然地盯着熟睡中的严峻棱角分明的脸 这个她曾经爱死了的男人这个她曾经恨死了的男人这个同样爱过她恨过她的男人这个无情打碎他们十几年婚姻,狠心甩掉她和小艺,只为自己声称的自由快活的男人这个对她曾经指天发誓绝不会再回头绝不会再要她的男人 他们曾经把彼此爱到骨髓,又把彼此伤到体无完肤,把一份婚姻打烂到粉粉碎 他竟然又回头来找她跟她哭诉现在妻子的种种不是跟她说他后悔了,后悔离婚,后悔再婚,后悔选了一个更差劲的老婆,后悔自己放弃了她,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你怎么不再找一个你怎么不像你说的再找一个比我年轻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会体贴人的男人你怎么就这么一个人苦哈哈地过日子,过这几年…… 前面听得她暗暗咬牙,直在内心里拍手称快,直暗骂他倒霉,谁叫你曾经那么对我,你也有今天这是报应 渐渐听下来,听到严峻说她怎么可以一个人这样孤苦伶仃地熬日子,把自己都熬老了你看你,都有白头发了……严峻的手轻轻地拨弄着她耳鬓的发她突然就软了突然有什么铜墙铁壁塌了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朦胧 她的心竟然突突突地跳将起来她的脸竟然很不合时宜地红了,从耳根直红上去,一路火焰似的走,像一条通红的蛇爬到面颊上,然后卧进脑海里,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热着,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地热着 严峻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贴着她的脸:我后悔了……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那种熟悉到牙齿里的气息和呢喃像无数条千腿虫挠着她她越发觉得朦胧了 一定是酒在发挥作用她只有细小的后悔在越来越迷糊的心上醒着:她不该让严峻进她的家不该听小艺的劝留严峻吃晚饭不该还给严峻喝酒更不该自己也跟着喝…… 来不及了她听到自己脑海里最后这句微弱的忏悔 然后严峻的嘴唇吻上了她的她脑海里卧着的那条通红的蛇自己就着了火通红的火焰被严峻的嘴唇引着,一路着遍了她的全身…… 她的脸忍不住又红起来她都不好意思回想刚才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被点着了那么容易对着严峻这个家伙就着了剧烈地着了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过了 你真厉害比以前厉害之后严峻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心满意足地赞叹她 “以前”这两个字一下子吹灭了火焰 她在严峻身下羞得恨不能躲起来可她没有地方躲起来严峻软绵绵倒向一边,她不再承受覆盖的身体蓦然浮出水面,她无力躲藏的人世的水面 身体的热力因为没有遮挡与融合而飞快散去她的羞耻越发浓重起来她这是怎么了她竟然做出这种事 是报复吗她想起严峻现在妻子的脸孔她们没有见过面,只是有一次严峻送小艺回来,那个女人站在外面等她透过窗户看见她一个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女人也比她会撒娇会讨巧,这是小艺说的 小艺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已经完全懂得父母之间的事,甚至对男人女人也有了自己的看法现在的小孩都早熟,父母拦不住的早熟,社会上网络上那么多杂乱的信息催生着他们 她该怎么跟小艺解释 小艺无疑是希望他们复合的我不喜欢那个阿姨小艺这样跟她说过无数次可是她又能怎么办离婚了就是离婚了 何况离婚时他们已经把路走得那么绝他们不可能再回头即使她想过复合,偷偷地想过,在相过很多次亲之后很多次失望之后更是想过 她竟然不可能找到比严峻更年轻更帅更有钱更体贴的男人了现在,离婚几年之后,她已经进入四十岁的年龄之后,她更是绝望地看清了这一点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自己五六十岁了一脸猥琐还想凭着手里的两个臭钱找二三十岁的女人,甚至巴不得能找个处女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她几乎要恨所有男人了 连带着她也恨现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们怎么就不知道自爱,怎么就不知道远离已婚男人,怎么就可以为了几个臭钱就卖掉自己的一生,怎么就可以忍受那些又老又丑的男人霸占她们年轻美好的身体 她想不通怎么样都想不通想不通的日子也还是飞快地溜走了 直到此刻 她想不通自己了 她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四十岁的人了竟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受不起严峻的蛊惑 她竟然被自己已婚的前夫睡了! 这简直比她当初离婚都觉得耻辱是耻辱她被严峻甩了每个人都知道这耻辱如此嚣张甚至盖过了她所承受的身心的痛苦 她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却没有找到更是加剧了她的耻辱她就这么不值钱了吗甩卖都没有人要了 没有人要就没有人要吧她低着头咬了牙 甚至在小艺面前都有耻辱的感觉她太失败了,不是吗网络上那些婚姻专家都是这么评论她这样的女人的现在的小孩什么都知道 可是严峻竟然主动来找她了那个离婚前折磨她离婚后不可一世的严峻竟然低三下四地来找她了说他还是想着她他竟然要了她了 而她竟然轻易就被他朦胧住了,燃烧了火声噼里啪啦的像一种胜利的掌声,又像一种蔑视的嘲笑 她是自己过去憎恨的不洁的女人了 想到这里她把手从自己的胸前拿开好像她怕自己的手碰到什么脏东西被污染了 怪谁呢她想着那快活的一幕 她是有欲求的有满满的一触即发的欲求严峻懂得怎么引爆她严峻懂得怎么让她更快活她也的确真的快活 可是严峻,他是别的女人的老公了 她该怎么办 严峻以后还来要求她呢 严峻的妻子发现了怎么办呢 跟小艺怎么解释她的行为呢 即使她谁都可以不管不顾,可是她不能不顾及小艺她一直要求女儿要洁身自好现在这样的乱世女孩儿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她忽然想起已经去世的母亲,便更加羞愧若是母亲在世,用眼角也可以挖死她了 别的人呢别的人又会怎么看她 即使始终都是秘密,她又该怎么原谅自己她不知道 那些野马还在她脑海里乱糟糟奔驰天光却慢慢放亮了 她不停翻转着身体,不停思想着,越想越冷 她觉得淹没她的那片海水要结冰了而严峻在遥远而温暖的陆地上,天使一般甜美地沉睡 文字有点过华丽,立意不错 文字有点过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