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圈内人士:阴阳合同过时了 明星合法避税 中国个税主要是穷人在交 ...

发布时间:2017-11-13 09:23:27来源:未知点击:

随着崔永元在微博曝光范冰冰千万片酬,并起底疑似阴阳合同等偷漏税线索,6月4日,无锡市地税部门开始介入调查,但进展暂时不便对外公布 6月27日,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控制不合理片酬,推进依法纳税,促进影视业健康发展 网友:小崔赢了! 但实际情况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税务机关已介入调查,暂时“保密” 2003年上映的电影《手机》(导演冯小刚、编剧刘震云),其主角严守一(《有一说一》主持人,私生活混乱)影射当时《实话实说》的主持人崔永元,导致结怨可没想到,15年之后,原班人马要开拍《手机2》了,这下彻底激怒崔永元,于是老崔在微博中曝出了一份写有范冰冰名字的拍摄合同 一石激起千层浪,“阴阳合同”、“4天6000万片酬”、“3天花了8000万”一时间刷爆了不少人的朋友圈,并随后引起了国家税务总局的高度重视无锡市地税局(范冰冰工作室所在地)也紧急介入调查,并严禁将与该事件有关的信息外传,目前整个无锡市地税局关于此事都处于“保密”状态 封面新闻:“阴阳合同”已被娱乐圈淘汰 6月初,封面新闻记者调查时,据一位经纪人透露,所谓的“阴阳合同”其实就是交易双方签订金额不同的两份合同,一份金额较小的“阳合同”用于向主管机关备案登记纳税,另一份金额较高的“阴合同”则实际约定双方交易价格,彼此对其秘而不宣,目的就是逃避纳税这一法定义务 “这种避税方式的兴起,其实是在很早之前了,由于艺人每一次演艺所得到的酬劳金额较大,所缴纳的税金较高,因此就有人想出了这样的避税方式”这名经纪人表示,在“刘晓庆事件”后,很多人都发现这种避税方式经不起查验,因此,很多人都不再选择这样的方式避税,“其实,在刘晓庆之后,用这种方式避税的人就已经很少了,特别是一些大牌演员” 知情人士又解释,“‘阴阳合同’说穿了就是违法的,存在一定风险,现在明星们更加爱惜羽毛,少有做这些,基本都是选择合法避税,这种违法手段基本都被淘汰了”这名经纪人补充道,“阴阳合同”即使存在,“可能也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 圈内人:娱乐圈更多采用“合法避税” 据某经纪人透露,目前明星们的避税方式,其实很多,虽然操作相对繁琐,但是却更安全,“不怕查,查出来也肯定不是违法的”  “最常规的手段,就是在避税地或者低税率地区注册公司,现在演员、尤其一线演员基本都有自己个的公司,他们的一些操作根本不是所谓‘阴阳合同’能比的”除了成立公司以外,分期支付片酬、多家公司与甲方签署多份合同,也同样是常用的避税手段,“这些主要针对税率问题” 备注:以霍尔果斯(新疆的一个自治州)为例,该地政府明文规定,“到2020年年末,新办的符合条件的企业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将在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5年后,明星可以去下一个霍尔果斯开工作室 明星避税逃税花样图: ▲明星避税逃税方式,来源:视觉中国 小编看到明星们高超的避税逃税方式,联想起去年著名经济学家的一篇文章《中国的个税主要是穷人在交,这是耻辱》,不禁感叹:哎,难怪中国个税主要是穷人在交……   马老师在文中指出:“在我国的税制下,占有社会财富近一半以上的富人上缴的个人所得税却不到个税总收入的10%,60%的个税是由苦逼的工薪阶层贡献的从而形成了以穷人为主要纳税主体的奇葩的税收结构” 中国的个税主要是穷人在交,这是耻辱 今年,财政部对个税改革的回答也是如此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于这项改革,财政部和有关方面高度重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目前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案正在研究设计和论证中,总的思路是个人所得税改革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方案总体设计、实施分步到位,逐步建立起适合我国国情的个人所得税制” 不过,比以前大有进步的是,肖捷提到了个人所得税改革的一些细节比如,关于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税制,他透露,“基本考虑是,将部分收入项目,比如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等,实行按年汇总纳税还将考虑制定另一项新的政策,就是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他还特别举例“二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 不过,他又提到了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的条件“增加税前扣除的一些专项项目,需要相对成熟的社会配套条件”这也是过去多年个税改革多年停滞不前时我们总能听到的托词但是,值得肯定的是,从肖捷透露出的信息看,个税大修等待的时间应该不会太远了 至于代表委员们每年提到的起征点,其实倒是个税改革中最无关紧要的东西个税起征点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和因收入差距不断拉大而引发的社会阶层的矛盾,但中国目前个税制度之所以没有起到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基本功能的原因不仅仅在于起征点太低,而是整个税制在制度设计上需要全方位的颠覆人大代表董明珠在谈及个税时的观点最具有代表性,她认为,工薪阶层的纳税底薪应该进一步的提高让有钱的人多缴税,甚至是拿十万以内的就不交税;这样的话就可以有效地减小贫富差距,让大家共处于同一个平面,财富更透明,促进经济和消费而税收的高低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公平” 董明珠几句话,把个税的本质,以及中国个税存在的问题基本都点出来了个税的本质就是调节贫富差距,属于收入调节税基本逻辑应该是穷人不交税,富人多交税以美国为例,将近50%的工薪阶层只承担了联邦所得税的5%,10%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个人所得税的60%多,1%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30%多,从而形成了比较完美的“倒金字塔”的税收负担结构而在我国的税制下,占有社会财富近一半以上的富人上缴的个人所得税却不到个税总收入的10%,60%的个税是由苦逼的工薪阶层贡献的从而形成了以穷人为主要纳税主体的奇葩的税收结构 为什么出现这种南辕北辙的结果,因为中国实行的是早已经被国际主流的税制抛弃的分类税制,而不是综合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实行的综合税制分类所得税制与综合税制相比,缺陷明显,对不同性质的所得分项计征,难以全面、完整地体现纳税人的真实纳税能力,从而造成所得来源多、综合收入高的人少纳税甚至不纳税,所得来源少、收入低的人反而多纳税的不公平现象正是因为分类所得税有以上弊端,从目前世界各国个人所得税的历史脉络看,现在很少有国家实行单纯的分类所得制,而是实行综合与个人分类所得结合的混合税制,除了对个人不同收入来源采取相应的分类外,还采用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将其全年的收入纳入计税范围,避免了收入项目多反而缴税少的制度悖论而在税收抵扣项目的设计上,国外除了为低收入阶层提供了专门的税收抵免项目之外,还综合考虑纳税人的家庭负担和赡养人口的实际情况,允许纳税人就其赡养人口的多少和实际负担扣除一定数额的生计费用,这些合理的制度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均衡了税负,给个人所得税本身的制度结构嵌入了个性化和人性化的内核我国当前的抵扣项目完全按照纳税人个人的支出来进行设计,既无视中国“乡土文化”中家庭收入负担的传统,更无视个人收入承担整个家庭支出的事实赡养老人还要交税,真是滑稽,但却是事实 对于中国个税设计中存在的缺陷,理论和现实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但是,多年来,由于部门利益的阻挠,总是以种种借口停滞不前,长期处在研究阶段我从来都认为,个税改革停滞不前,绝不在所谓的技术层面,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比我们落后很多的国家都实现了综合税制的情况下,强调困难,真的是丢人现眼连越南都实现综合税制了,我们有什么理由强调技术困难特别是在如何实行综合税制,并以家庭作为纳税的主体上,世界很多国家已经施行了近半个世纪,再在技术层面找借口,这借口的技术含量实在太没有难度 好在到了今天,这个问题拖延的理由已经越来越苍白笔者希望地是,有关部门能够放下部门利益,站在整个社会公平,为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构建公平合理和有竞争力的税制的高度,推动个税改革不仅是为生二孩,不仅是为赡养老人,不仅是为买房抵税,更重要的是,回归个税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