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注射器呲墨也算书法?这位"大师"的表演在网上炸锅

发布时间:2017-04-04 10:43:13来源:未知点击:

最近,一段关于“射书”的视频火了,一位中年男子手持几支灌满墨汁的注射器,几位姑娘手举宣纸,男子边走边用注射器射出一条条墨迹,一旁还有人不断喊着:“好!好!” 视频截图 这名男子是谁所谓的“射书”是艺术还是作秀他写的是字吗 几经辗转,记者终于联系到了这名男子他叫邵岩,出生于1962年,山东人,现为自由职业 与邵岩见面的地点约在其北京宋庄的画室屋里从地面到墙上,目之所及,几乎全是“射书”作品但他说这个词不对,应该是“射墨” 身穿背心、裤衩、人字拖的邵岩,最惹人注目的是那一大把已全白了的胡子对于意外的走红,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邵岩告诉记者,网上流传的视频是去年拍的,并非一时兴起作秀,自己已用“射墨”的方法创作了十年 对于最近网友的骂声,邵岩表示可以理解“带有先锋性的东西,大家怎么骂,我都理解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不懂得艺术是什么,而且一些书法家都不理解但艺术家就是要完成这样一个使命——视觉上的一种引领” 视频截图 为何要用注射器 2008年初,因为一场大病,邵岩不得不在心脏中植入8个支架 “当时在工作室,突然觉得胸闷,要死的感觉我马上去医院,检查结果说血管有7处堵了当天就做了3个支架,后来又说还要再做” 住院时,邵岩对注射器有了兴趣手术后不久,他去了美国,“去看各大博物馆,也受了启发”此后,便开始实验用注射器创作 “实验出来的线条是圆柱形的,墨还挺多,又不用每次蘸笔去书写”邵岩认为这种方式有助于表现艺术家的情感 邵岩在画室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草书尤其是狂草,是传统书法最有表现性的艺术楷书行书都没有但再怎么表现,你得拿笔蘸墨再写,写完了还得蘸,蘸墨这段时间气不就断了吗另外你就蘸这一点墨,起、顿、行、转折,就不断重复这几个动作你还要不断地蘸墨,里面有好多重复,气还不通畅要表现人的情感,一泻千里、百般缠绵、激情四射,用注射器就解决了” 对于这十年的“射墨”创作,邵岩当然会设想最终作品的面貌,但他否认会提前打草稿“创作我没有打草稿,全在我脑子装着每次都不一样” 邵岩的小楷邵岩官网截图 从“源”自传统到“离经叛道” 当然,邵岩也并非一开始就用这种看起来有点“不正常”的方式创作 因为父亲写得一手好字,邵岩从6岁开始练习传统书法,自称“是被鞭子打出来的”,直到现在都会练习楷书、小楷、行书等 由于自认在传统书法方面,难以超越张旭、怀素等大师,邵岩选择私下练习“那时候拿着书法看,就觉得什么时候能超过古人不能超过我就不玩” 在交谈中,邵岩不断传达出自己要做的不是模仿,而是超越,或者说是求新所以当他自认为“无法超越”时,就开始寻求新的方向 “古人给我们的空间太小了(传统书法)我会写一辈子,晚年再说,让后人盖棺定论去现在我觉得我的行书,跟前人比,好像有自己的风貌了最起码我在强调造型,古人都没有” 邵岩原本希望,在传统书法界,也能“留有自己的位置”但由于需要大量时间积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转入新的方向——现代书法 邵岩现代书法作品《海》邵岩官网截图 邵岩先后用了两个十年研究“少字数”和“多字数”现代书法这期间创作的《海》、《桃花乱落红尘雨》以及《留得枯荷听雨声》是他眼中的代表作 “‘少字数’和‘多字数’也玩得差不多了,筋疲力尽了,每次还要为汉字去琢磨能不能不受它的牵制,放开了玩”2005年,邵岩开始尝试更新的方式去书写,直到2008年,他选择了注射器 邵岩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射墨”是书法吗 “射墨”视频走红后,不少网友都质疑这是否是书法,有网友表示,“一个字都认不出来,和书法有啥关系” 对此,邵岩显得忿忿不平 他认为自己对“射墨”与书法的关系思考得更多 “说我的‘射墨’不是书法为什么因为不是以汉字为媒介的书法什么概念汉字书写的艺术叫书法我以前把我的艺术分得很清楚——传统书法、现代书法、类书法或者叫抽象书法” 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邵岩改变了这种“分得很清楚”的想法 “不要去界定我的作品是否是书法,就是‘射墨’你再解析的话,我可能稍微有点改变,它就是书法,它高于书法,怎么就不是书法了呢但这个概念只限定于我,你不能用你模仿就是学我,要超过就去超越吧” 他又解释说:“写的草书你就认识吗为什么你不认识还叫它书法不写汉字,你就必须高于写汉字的那个书法我就是这样的这些我都想了好多年昨天想到,就是‘邵岩的书法’,